Humanities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in Hong Kong first introduced humanities books in 1992, which marked a key milestone of success and expanded their reach to a new group of readers. With the objective of broadening the view of our readers, our humanities books span literature, history, philosophy and sociology, and have included both Chinese books and translated books from renowned authors.

 
 

我們的黃金時代

人的歷史意識和價值意識,不是說有就有,而需要認真研讀歷史和嚴肅探究價值。香港正進入一個不確定的轉型時代。我們身在其中,不僅要有激情和勇氣,也要對時代處境有清醒認識和合理判斷。這是艱難的過程,我們需要一起學習。這本書,記載了作者周保松的思想,也承載了他的情感。作者一直不諱言他是新移民,在深水埗鴨寮街長大,三十多年來受惠於香港的自由環境,得以讀書教書,認識許多有意思的好人。

作者說,這幾年,他經常在街頭聽見成千上萬的人一起高喊「香港人」。是的,香港人。千言萬語,盡在其中。香港很黯淡,香港也很光明。香港很絕望,香港也充滿希望;香港很無情,香港也處處是愛。香港人啊,真正美好的東西,用心就能看見。

 

北京野事

顧曉陽的散文,沿著老舍的傳統進入當代北京的迷霧中。近三十年前,他的《胡同》就引起了人們廣泛的關注。他的幽默、調侃與同情形成了獨特的寫作風格;而在人物畫廊中包括顧城、馬原、胡金銓等名人,也包括北京的普通老百姓和老外,錯落紛雜。如果按坐標從原點的北京出發,穿過時空,直抵每個人的內心。──北島

顧曉陽寫的東西特有意思,娓娓道來,常令人忍俊不禁。他把自嘲作為基調,用豐富的細節嵌貼人生百態的拼圖,戲謔中埋著隱痛,笑話裏或有弦外之音。—王朔

 

最難忘情

過去半個世紀裏,除了《劍橋語絲》《海德堡語絲》和《敦煌語絲》散文集外,金耀基寫的大都是社會學專業的學術論文,學術論文處處突顯的是客觀性科學性,這與古人「情理兼備」的議論文,處處突顯「我」的主體性,迥然是兩種風貌。

這裏收集的長短不一的文字,是作者的散文寫作,有遊思,有悼懷,亦有因書、因人、因事之感與觸動捉筆者,不是學術論文。作者寫這些文章時,投注了不少的感情,從文章中,讀者應該看到「我」,應該感覺到「我」的存在,讀者與「我」共在,讀者與「我」共感。

書名取自作者寫過「最難忘情是山水」一文的前四字。蓋情之所,在豈止山水?問情是何物,更在山水之外,故顏本書《最難忘情》。

 

人間不是匪幫

有人說,二○一九年大陸知識只有一個聲音,他就是許章潤。許章潤(1962年—)中國法學家,清華大學法學院教授、天則經濟研究所的特約研究員、清華大學法治與人權研究中心主任。十年前,他還被評為全國十大傑出青年法學家,到了今天竟被清華大學停止教務接受審查。以一士之諤諤,承擔起清華校園裏王國墓碑上所刻寫的「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引起海內外的關注。

如此這般,怎生是好?作者說:卻原來,說到底,人間不是匪幫,蔚為底線。守住這底線,就叫文明,而天行有常,而功德圓滿。可惜,往昔歲月早已表明,一再表明,一不小心,文明即刻崩解,一夜復歸叢林。

這本許章潤的最新寫作,寫的這便是他家的故事,也是我們家的故事,還是那別人家的家長里短。唯有在那遠方的家,一個只存在於心懷與夢中的家,「紗窗外,梅花下,煮酒弄簫」,才是堪能歇息的家園。
 
 

蜉蝣天地話滄桑

  資中筠是大陸極有象徵意義的公共知識分子,她的言論,尤其是對中美兩國的見解,備受各方的重視。

  這部近八百頁的大書,是一個現代讀書人的心路歷程。從老清華,到一九四九,反右,文革,八九六四,作者說:「如今《自述》完成,得見天日,最後的一大心願已了。回顧往事,深切的遺憾和內心的愧疚,不斷出現。這是平生最動情、最痛苦的寫作過程。

  這是特殊年代的一個知識分子,回顧所來路,是一段否定之否定的痛苦的心路歷程,既是個人的特殊經歷,也有普遍性。今天的青年和外人總是很難理解那個年月的中國讀書人的表現和言行,更無法深入瞭解其內心深處的起伏、轉折和糾結。馮友蘭的東床蔡仲德君曾對馮先生做過精闢的概括,說他一生有三個時期:實現自我、失落自我、回歸自我。這一概括可以適用於幾乎所有經歷過那個年代的知識分子。

  以今天的認識回顧自己當年的迷失,絕不是輕鬆的事,有時相當痛苦,有時自己也不理解曾經有過的迷信和精神狀態。如今呈現給讀者,至少都是出自肺腑,是真誠的。 

Learn more

非常年代 1964-1978 (兩卷盒裝)

本書討論的是,一個擁有自信的民族應當如何面對歷史,如何面對1964-1978年的文化大革命的歷史。

關於本書,作者曾借用一句雷蒙.阿隆的臨終遺言:「我相信,我已說出了基本事實。」或許將來有一天,人們知道的更是作為寓言、隱喻的文革。這一天到來之前,我們有必要力求還原作為歷史事件的文革。發生在眼前的近事,在在證明了文革並未、從未遠去,證明了未經充分反思的歷史仍活在現在。本書作者相信有真相,致力於尋求真相,力求最大限度地接近真相。人文知識分子有責任努力揭示使此一事件發生、演變的內在邏輯。
 
趙園投入「文革」研究經年,貢獻了一部必將成為這一領域的重要經典的大著。作為六十年代北京大學在學學生親歷了「文革」的前前後後的作者,並未採用回憶錄體裁寫作,而是把多年的體驗和思考浸入浩繁的史料之中,梳理這一「摧毀文化的文化史」的方方面面,如:歷史分期的權力,「大民主」和「小民主」,語言暴力和實質暴力,血統論及其流風,知識人的劫難心態,等等,功力紮實,多有創發。「文革」是極權主義大規模摧毀人性和人類文明的極致發展,《非常年代》是第一部從「文化史」的層面闡釋「文革」的學術著作。趙園的文字一如既往地結實有力而靈動飛揚,這是無須特別說明的。
──黃子平
 
關於文革,這是中國現代史上最關鍵的篇章之一,而文革的見證者及其後代的子女們,不得不面對這一精神創傷般的鴻溝,如果沒有趙園這樣的言說之橋,那麼就難以勾連歷史縱橫交錯的山脈的走向。
                                                ─趙振開(北島)
 

諸神的黃昏

本書為李歐梵和邵頌雄兩位音樂發燒友通過文字對話的形式,為讀者呈獻一札引領他們親自體會音樂融通境界的導賞。為香港大學MUSE「繆思文集」之一。

勒曾言:「我知道若我能以文字表達一種經驗,我不會嘗試代之以音樂」,偉大音樂作品所能表達的,往往是文字以外的深刻情感。其實不獨音樂,出色的電影、舞蹈、畫作,甚至文學作品,都能帶領觀者體悟人生。意言以外的境界、超脫自我的體驗,乃各種形式的藝術與文學融通之處。

本書題為《諸神的黃昏》,以當中論述和剖析的,皆為「神級」作曲和演藝家的晚期作品故,而此源自北歐神話的題名也與希臘神話中的女神繆思遙相呼應。書內分為作曲家與演藝家兩主章,共十四節,每一節由李歐梵和邵頌雄各寫一篇。內容雖多,卻都環繞「晚期風格」而言。

Learn more

知堂回想錄

《知堂回想錄》是一本傷逝之作,一九六二年書寫到第四卷「北大感舊錄」,知堂老人說,「今天聽說胡適之於二月二十四日在臺灣去世了,這樣便成為我的感舊錄裏的材料,因為這感舊錄中是照例不收生存的人的。」《回想錄》七○年五月香港三育初版,至今已歷半個世紀,箇中出版的艱辛曲折,請參見本書附錄曹景行文。近十幾年來,曾有多家出版社相繼重印《回想錄》,然因為種種條件的限制,一直未能達到知堂後人所說的「接近著者的本意」。

牛津版以著者手稿為藍本,綜合校勘各個版本,訂正了自半個世紀前出版以來因襲的上千餘處排校錯誤。我們希望這個版本足以告慰逝去的著者和他的友人──曹聚仁、羅孚等先生。

周作人是現代中國散文大家,胡適晚年一再說:「到現在值得一看的,只有周作人的東西了。」

本書收有重要知堂老人相片、手札、墨蹟。

Learn more

讀胡適


董橋讀胡適讀了幾十年。一九六〇他到台灣升學那年胡適還在中央研究院院長任上,一九六二年他在台南讀大二胡適在台北南港逝世。有人說,胡適的學術過時了,胡適推行新文化的努力也隱入文化史的篇章裏了,董橋說今年五四也一百年了,他緬懷胡適對世界、對國家、對山河、對生靈的關愛和擔當。他說胡適是老派人,有些說法有些做法很像他父親那個年紀的人,有點偏見,有點冥頑,有點迂闊,有點可笑,有點親切。頌揚和謾駡聲中,胡適一輩子是台上的人物。這本《讀胡適》只讀他喜歡讀的胡適,抄他喜歡抄的胡適。他說,從前顧亭林勸人少著書,多抄書,胡先生說過,顧亭林是聰明人。

Learn more

中國三部曲

《盛世》出版十年了。

《盛世》、《裸命》、《建豐二年》三部小說,分別寫於二○○九年、二○一二年和二○一五年。短篇《馬可波囉》發佈於二○一八年。前後近十載。作品皆在北京完成、在香港和台北出版,寫的是中國。書齋外是烈火烹油、鮮花著錦的「盛世」。

《盛世》是「盛世」的微言。《裸命》我認為是跨民族的現實主義成長小說。《建豐二年》是當代中國烏有史的抽樣書寫。附篇《馬可波囉》只是中國特色新時代的一个小侧影。

所冀望者,以小说方式替這個魔方般折疊的新倉促年代留下文本。


Learn more

我們不懂電影 (平裝版)

看過《富春山居圖》,看過《不二神探》,看過《小時代》,回家,默默給張藝謀陳凱歌上了一炷香。我錯了,以前老覺得他們玩三無產品搞得一地爛片,現在想想,他們做的至少還叫影片,今天在電影院放映的東西,是什麼?

這一年,很多電影真的讓我看不懂,所以,這一年來寫的影評,就用其中一篇《我們不懂電影》給此書作了書名。

Learn more

有一隻老虎在浴室 (平裝版)

董橋先生看了毛尖新書《有一隻老虎在浴室》,大表稱讚:「毛尖機靈。當今文章寫得機靈的不多,真的不多。靈是知,大惑者終身不解,大愚者終身不靈。靈是靈巧,蒲松齡〈小二〉說她為人靈巧,善居積,經紀過於男子。靈是靈光,《庸盦筆記》裏那句一時風流文采,巋然為江左靈光。靈光江浙人毛尖最懂得。靈是靈妙,王夫之詩話有一句即景會心,或推或敲,必居其一,因景因情,自然靈妙。靈是靈清,林語堂說文章求清楚,求明白,求靈清,弄靈清了省得人家捉摸不定。靈是靈機也是靈感,賈寶玉寫不出文章抱怨『我如今一點靈機都沒了』。毛尖沒有這層煩惱,電腦鍵盤上心手機靈,要風要雨都不難。我這樣的老人倒是老早耗盡靈光,滿腦子只剩靈霞靈巖靈籟,落筆求一道光景都難靈驗,讀毛尖文章於是驚歎,於是拍案,於是折服。」

Learn more

一直不鬆手 (平裝版)

毛尖是目前愈來愈受關注的雜文、散文作家,成長於上海,這個充滿故事的城市,歷來是女作家筆底生花之地。毛尖的文字,一向被人認為是才氣洋溢,而且是有一種很聰明、很皎潔的一種智慧在裡面,當然也少不了風趣、幽默,特別是當她在損一些人物,在談到一些人物的時候,這種效果更強烈。

牛津大學出版社最新出版的《一直不鬆手》,是作者毛尖集結了這幾年的影評,因為字數與以往的影評不同,因此腔調也有分別。

董橋先生說,他偏愛毛尖疼惜毛尖,因為她的文字確實有品有格。人品優劣蒙不了人,而文品高低看仔細了也蒙不了人。而鄭樹森教授則評價,毛尖筆下不時令人眼前一亮的比喻,加上皮裏陽秋的機鋒,每回都不禁憶起當年最愛看的 Pauline Kael;因為看完爛片的鬱悶,一讀她的尖酸辛辣,不無化解之功。

Learn more

夜短 夢長 (平裝版)


說毛尖才華橫溢,等於是廢話。她最令我吃驚的是速度,而且對與各種知識的吸收更是如此,譬如老電影。我倚老賣老,自以為積數十年觀影的經驗,在腦海裏留下數千部老電影的鏡頭,特別是經典老片,可以如數家珍。看了這本書的前半部,我已經對毛尖甘拜下風,也心存感激,因為她的文字把我失落在電影院中的似水年華追回來了。毛尖也真厲害,哪裏有這麼多時間看這麼多電影?而且把劇情記得這麼清楚!毛尖的書不是寫給我這種上了年紀的老影迷看的,而是要教育年輕的一代。她在每一篇文章中,幾乎都不厭其詳地介紹每一部老電影的劇情,生怕後生小子看不懂,或沒有耐性看。我希望這本書能夠賣得好,至少也應該在年輕影迷圈中鼓動一個風潮:不要再去追逐鐵甲人和蜘蛛俠吧,多膜拜幾位老電影中的男神和女神,他 / 她們雖然已經故世,但在銀幕上留下的影子卻真正令我們歡暢。
──李歐梵

七十年代 (兩卷盒裝)

筆寫下的,斧子也砍不掉,本書初集雖被刪節出過大陸版,但隨即被禁,至今連第二集在內都成了所謂的禁書。
 
八十年代開花,九十年代結果,都醞釀在七十年代。
 
這是一本收錄了六十篇記憶文字的集子,內容很集中,都是對「七十年代」的追憶和回顧。對很多人來說,那一段歲月雖然不過是三四十年前的事,時間不算很長,可是感覺上,已經是屬於上個世紀的一個非常遙遠的年代了。在那些年代裏究竟發生了些甚麼事,有如影像早已漫漶不清的老照片,只留下了一點依稀的影子,難以辨認,也難以追尋。

但是,我們相信,凡是讀過此書的讀者都會發現,原來那一段生活和歷史並沒有在忘卻的深淵裏淹沒,它們竟然在本書的一篇篇的文字裏復活,栩栩如生,鮮活如昨。

我們相信,這是一本會讓很多人不但為其中的回憶文字感動,而且多半會受到震動的書。

本書六十位作者,從懵懵懂懂的少年時期就一步跨入一個罕有的歷史夾縫當中,並且在如此沉重的歷史擠壓裏倔强生長和成熟起來,這一代人在走出七十年代之後,不但長大成人,而且成為二十世紀末以來中國社會中最有活力,最有能量,也是至今還引起很多爭議,其走向和命運一直為人特別關注的知識群體。


Learn more

When China Meets the World — Bilingual Business-Finance Cases

“Due to the many changes over the past two decades, the bilingual courses I now teach at Cornell University and NYU Shanghai differ greatly from the Business Chinese courses I taught at the beginning of my teaching career. Although language instruction is still important, the business component — often informed by knowledge of history and culture — has become central to the course. This book is the culmination of my collection, selection, and editing of video materials over a decade. It reflects a combination of my teaching experiences at three universities and continual deliberation and revision.”

“Forty years have passed since China started down the road of reform and opening-up. Although many of the trials and tribulations that China has experienced in the past four decades are far beyond the scope of this small book, all of the cases introduced here touch upon important historical aspects and demonstrate different perspectives when “China met the world.” My hope is that readers of this book will appreciate the exciting and critical moments when China changed the world and the world changed China, so as to be intellectually more ready to envision the larger challenges that China will inevitably face when it continuously “meets the world.” I also hope that the readers all over the world will gain a deeper understanding of Chinese language, history, and business culture through the bilingual resources that follow.”

Learn more

【牛津通識】讀本

回歸閱讀,抓緊書本,別讓知識從手機刷屏的指尖間滑走。

別再講無聊和無奈,也別再講後現代了,我們需要能提昇自我的宏大敘述。亞里斯多德、柏拉圖、馬基雅維里、莎士比亞、笛卡兒、洛克、牛頓、休謨、盧梭、康德、黑格爾、叔本華、托克維爾、祁克果、尼采、卡夫卡、維特根斯坦、海德格爾、羅素、羅蘭巴特、福柯、哈伯馬斯、德里達……他們對現代文明的影響毋庸置疑,然而為他們提供一個簡明的入門絕非輕而易舉的事,這就是牛津推出【牛津通識】的承擔和使命。

閱讀是智力的訓練,閱讀是一種孤獨的習慣,閱讀不為相信,不為討好,不為反駁。閱讀偉大思想家、作家的真正作用是──自我的成長。

Learn more

牛津人文書籍 (2010 – 2018)

閱讀更多牛津人文書籍,領略名家風采。

Learn more
 

Subscribe now !